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要让智慧交通项目成为新基建主力军

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在“智能+交通”论坛视频发言中建议,要加快推进交通新基建,推动物联网、人工智能、车路协同等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完善配套政策措施,让智慧交通项目成为新基建的主力军。

刘小明介绍,今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加速了世界变局,世界经济低迷,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因非经济因素面临冲击。同时,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创新能力不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在交通运输领域表现为国际物流供应链体系存在短板,综合运输服务体系衔接不畅,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有弱项等方面。

中共中央、国务院去年印发了《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了科技创新、富有活力、智慧引领等重点任务。刘小明介绍,纲要印发一年来,交通运输部确定了两批共34家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其中不乏前沿关键科技研发、智慧交通发展和科技创新机制等方面的特色内容,争取试出好的经验做法,为加快建设交通强国提供样本借鉴。

此外,近日交通运输部印发了《推动交通运输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主线,围绕打造融合高效的智慧交通基础设施、助力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完善行业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发力,推动交通基础设施数字转型智能升级。

刘小明建议,要多维创新推进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加快推进交通新基建,推动物联网、人工智能、车路协同等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完善配套政策措施,让智慧交通项目成为新基建的主力军,依靠科技赋能、促进服务变革,鼓励定制公交、定制客运、网约车、共享单车、汽车分时租赁等新业态健康发展,打造出行及服务,提升人民出行体验。

同时,大力推进放管服改革,加强信用体系建设,完善数字监管,互联网+监管,构建综合交通运输大数据中心体系,推动跨层级、跨地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数据资源的综合性应用,提升交通运输治理现代化水平。

政企还要合力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健康发展。刘小明说,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数字技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人工智能应用场景的多样化也引发了侵犯个人隐私安全、冲击法律与社会伦理的问题。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科技行业必须重视新技术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挑战,尽快提出一系列行业自律与政府监管相结合的解决方案。”刘小明认为,政府部门需加快脚步,与科技企业共同探讨科学监管方法,加快研究制定相关政策,把握未来趋势,打造负责任、可信赖的人工智能,开启从技术创新到普及,再到责任的全新发展生态。

新基建落地交通运输行业的施工图

一是打造融合高效的智慧交通基础设施。以交通运输行业为主实施,以智慧公路、智能铁路、智慧航道、智慧港口、智慧民航、智能邮政、智慧枢纽以及新材料新能源应用为载体,体现先进信息技术对行业的全方位赋能。

二是助力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主要是配合相关部门推进先进技术的行业应用,要研究利用北斗的技术在高速公路实现自由流收费等等,还包括网络安全、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等。

三是完善行业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是科技研发支撑能力建设,如重点实验室、基础设施长期性能监测网等。

“智慧+”涉及交通方方面面

在助力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意见》特别强调要加强推进北斗等新技术的应用。

6月23日,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全球组网卫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升空。“交通运输行业是北斗系统最大的民用用户之一,下一步,交通运输部将进一步发挥交通运输行业在北斗系统推广应用方面的引领带动作用,将行业北斗系统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国家新基建战略的重要落脚点。”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孙文剑表示。

《意见》明确,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等协同应用、北斗系统和遥感卫星行业应用,加强网络安全保护,推进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的建设和应用。逐步在高速公路和铁路重点路段、重要综合客运枢纽、港口和物流园区等实现固移结合、宽窄结合、公专结合的网络覆盖。提升交通运输行业北斗系统高精度导航与位置服务能力,建设行业北斗系统高精度地理信息地图。

北斗系统正逐渐在交通行业加以应用。来自交通运输部相关消息,长江干线公务船、客渡船北斗应用目前已实现100%全覆盖,海事领域年内将实现北斗应用100%全覆盖;在水上安全领域,我国积极推进北斗卫星搜救系统国际化应用;在民航应用领域,起草相关标准及建议措施,推动北斗系统纳入国际民航组织应用。

区域一体化提速

随着我国区域一体化提速,大都市圈、城市群加速形成。其中,交通补短板大有可为。根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日前出台的《新时代交通强国铁路先行规划纲要》,到2035年,中国高铁里程将翻倍,50万人口以上城市高铁通达;全国1、2、3小时高铁出行圈和全国1、2、3天快货物流圈全面形成。

“城市化已经进入到以核心大城市扩张为主要形态都市圈化阶段”城乡人口流动不再是城镇化的第一动力。根据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当年城镇人口的增长,乡村人口迁移到城镇对城镇人口增长的贡献率为36.8%,较2000-2010年期间低将近20个百分点。同时,城镇化的第一大动力变成了城镇区域的扩张,这个占比是39.6%。这就意味着城市化已经进入到以核心大城市扩张为主要形态的都市圈化阶段。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